淡空下

【凛泉】猫派2


依旧ooc

意外有人在意后续

请翻
↓↓↓

1
连日的工作后,濑名泉终于可以靠在沙发上休息一会,这次的工作强度远超出他的预计。

【小濑,我要膝枕……】朔间凛月也是一脸疲倦,毕竟这次是组合工作,其他人都累成一滩烂泥。连这个倒头就能睡的家伙也没合过几次眼。

【为什么我要给你膝枕啊!困的话就滚到一边睡,你不是那里都能睡着吗!再说了我和你有这么熟么?】

【不要,我想要试试小濑的,小濑没让我躺过。】

忍无可忍的濑名泉抬起手就要糊他一脸,就被对方抓住空隙一头栽在大腿上。

大腿上多出来的压力让他有些炸毛,想把对方推下去却又被死死的按住。他第一次发现朔间凛月力气这么大!

【小濑晚安。】

【熊间,你个混蛋给我滚开!】

对方好像睡死了一样,怎么弄都没反应。

可恶。在倦意成倍的袭卷下,濑名泉只能在一肚子不爽的昏睡过去。

殊不知,在他睡过之后,赖在他大腿上的人睁开了双眼。

嗯……小濑的膝枕果然很舒服,比小杏的还要好……

和女孩子的柔软不一样,小濑的既柔韧又有一种淡淡的清香,不愧是芭蕾舞者。

朔间凛月撑起身子,吻上濑名泉的额头。

好好的睡一会吧,小~濑




2
他知道游木真对于小濑的影响很大,然而事实远超他的想象。

轻车熟路的拿出从小濑那里要来的钥匙,打开房门,就闻到一股酒的味道。他有些意外,注意保养皮肤的濑名泉这个时间点早就睡了,又怎么可能会喝酒?

桌子上,地上都凌乱的放了啤酒瓶,坐在椅子上的濑名泉醉醺醺的说着胡话。

但他还是听懂了,是因为游木真。

濑名泉似乎终于找到倾述的对象,揪着朔间凛月发牢骚。这是在他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看到的姿态。

朔间凛月也不搭话,就这么任由对方发泄心中的委屈。

虽然平时小濑跟痴汉一样缠着游木真,不论对方怎么排斥他他还是缠上去,但不代表他不会难过。

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证明。

对方越说越激动,最后甚至哭闹起来。

啊啊,真是一个狡猾的人呢,小濑。居然露出这么没戒心的一面。

朔间凛月把满脸通红的,泪眼模糊的濑名泉抱着在怀里,也不在意对方一身的酒臭。

你会忘了他的。

你可是我的猫啊

隔日

【熊间……】

【怎么了?小濑】

【我喝醉了没说什么胡话吧?】

【说了哦】

【我说了什么?!】

【秘密】

【不管是什么,熊间你快给我忘掉!!】

……

怎么能忘掉呢?



虽然是两个小故事合起来
但依旧短小,猫派也就到这里结束,因为他原本就是短篇【滚
有点想写零晃怎么办?
最后感谢翻阅

【凛泉】猫派

首发凛泉

ooc

能接受请下翻↓





【你是猫派还是狗派?】

无聊。

朔间凛月迷迷糊糊的听到了这个无聊的话题,他打着哈欠,望了眼头顶火烧云弥漫的天空。

今天兄者在家,不想回去……

他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,慢悠悠的走出学院。

啊……真绪今晚好像也不回家啊……

嗯,去小濑家好了。

 ……

【你是白痴吗?没事来我家干嘛,你还嫌我白天被你麻烦得还不够多吗,真是超~烦人的。】

还是让开了路。

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,又想睡了……

【小濑,我肚子饿了。】

【为什么我要做饭给你这个找上门来的麻烦饭吃啊?放你进来你就应该感谢我了,居然还那么多要求。】

濑名泉皱着眉,碧蓝的双眼不耐的看着他。

……

【谢谢小濑】

朔间凛月吃着盘子里冒着热气的蛋炒饭,眯着眼打量坐在对面的濑名泉。

【哼,算你走运,今天我炒饭炒多了……熊间你盯着我干嘛,吃你的饭!】

骗人。

近乎恼羞成怒的扭过头,濑名泉依旧能感受到对方没从他身上离开过的视线。

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!

就在他忍无可忍想要开口骂人的时候,对方把视线移开,重新放到那炒饭上。

濑名泉突然间有种一口气噎着出不来的感觉,他羞恼的起身准备离开。

朔间凛月知道对方的羞恼

嗯……像炸毛的猫一样……朔间凛月含着匙羹,有一搭没一搭的想。

【小濑。】

【又怎么了?!】

对方眯起眼,那血色的双瞳带着笑意的,映着他不耐的样子。

【我想……我应该是猫派……】

【哈?你脑子里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】

 


也许会有后续?饿到自己割肉【趴】
不好吃的粮求原谅